员工天地-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
亿彩彩票,亿彩彩票平台代理,亿彩彩票app下载,亿彩彩票代理平台

员工天地
杜伟散文《往事追忆》
时间:2020-04-04点击量:217 单位:综合管理部 作者:杜伟 文章字符数: 1850 分享到:


清明时节,追忆亲人,上坟悼念。这是我平生雷打不动的习惯。

风尘仆仆,一路兼程,终于在清明前夕回到了老家。太阳睁开朦胧的睡眼,天边泛起了道道红光。若隐若现的上弦月依旧高挂在清晨的天空中,幽幽的银光斜斜地照在一排排冰凉的石头上,凄凉的风寂寞地在低语。辗转反侧,一大早我就我来到了妹妹的安息地。坟头上,几棵小草依旧在拼命的生长,坟外荒芜丛生,几乎连路也无法找寻,无人守护,无人管理。我带了冥币,拿了她曾经最爱吃的糖果和萨其马,还有她最最爱的红裙子,小心翼翼地给她放在了坟头。

往事历历在目,让人不由得感慨万千。

小时候的妹妹总是很调皮,白白的皮肤时不时地透出两个小酒窝,她很胆小,我做什么,她都会像个跟屁虫一样粘着我,有时候我很烦她,她也总是咄囔着她小小的嘴“哥哥,如果以后长大了有人欺负我,你会帮我吗?”“我才不管哪,你这么调皮,经常惹哥哥生气。”我总是开玩笑地说。

那时候家里穷,父母们总是天不亮就出去打工干活了,我也经常不在家,家里喂着猪羊等一群牲口,重担自然落在了她的身上,她做的是井井有条,每逢家长们放工回家,妹妹总是贴心的准备好香甜可口的饭菜。

我和妹妹自小关系就很要好,记得十八岁那年,我参军到部队报到,那是第一次出远门,妹妹和母亲一起相约送我到村口,带了很多行李,妹妹一路蹦蹦跳跳地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地开心,身体单薄的她说什么也不让我拿掉她身上的行李箱。“哥,你就别管了,我拿得动,再见你也不知要等到啥时候,今天不帮你干点事,以后怕没有机会……”我还嘲笑这死女子咋这么不会说话,然后一笑而过。

一晃3年过去了,军营生活是忙碌而且枯燥的,但也是丰富多彩的,除了期间偶尔和家人的例行问候,我和妹妹联系说话的机会不是很多。平日里父母和亲人们总是报喜不报忧,让我对家里的情况也是知之甚少。

2004年夏天,我终于有了一次回家探亲的机会,当我高高兴兴的回到家,不出意料地父母早早地在村头等候,还给我准备了我最爱吃的炖羊肉……我悠闲自得地享受着这期盼已久的家乡风味。“倩倩呢?怎么没看见倩倩?”我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。那时的母亲正在收拾锅碗瓢盆,听到我的话,她嘎然而止,一把筷子掉在了地上,愣了一会儿,“你出去看你爸忙完了没?叫他赶快回来吃饭。”然后她快步匆匆地去了羊圈。父亲回来后我询问妹妹情况,但他好似没听见说要出去买烟,然后头也不回地出去了。

等了大半天时间,也不知道父母去哪了,虽然对他们的反常行为心里犯着嘀咕,但也没有太在意。我走进邻居家串门,一边喝酒,一番胡天侃地谈着,时间慢慢到了傍晚时分,每当说起我家里的事,我的话就会被打断,“喝酒轮到你喝酒了,不喝就罚酒。”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,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我酩酊大醉,回到家一觉就睡到第二天天亮,一睁开眼,就看见母亲给我准备好好热气腾腾的和菜饭,还有我最爱吃的肉包子,母亲双眼通红发肿,一看就是没有睡好觉,我津津有味的吃着,又询问起妹妹的去向,母亲仍闪烁其词,没有正面回答,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涌上心头。

我又跑到邻居家询问情况,邻居吞吞吐吐,犹犹豫豫,最终还是一五一十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。原来在我走后第3年的一个冬天的夜晚,妹妹和她的同学们在学校的宿舍里住校,因为煤气中毒将她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7岁,等到有人发现的时候,她的全身已经冰凉,母亲给她收拾遗物的时候,床头放置着她前一天晚上学习很晚才记录着密密麻麻的学习笔记,我给她寄送的录音机里面还播放着未播完的英语磁带……

我没有想到事情是如此的糟糕,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此时此刻,我再也掩饰不了我的内心,情感阀门瞬间开放,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感受,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,而后一发不可收拾。我来看妹妹了,静静地站立了很久很久,一种无言的痛楚,漫遍我的全身,久久无法散去。想不通,上天为什么总是这么的残忍,不声不响地带走我所有的美好和希冀,悄无声息地夺去我心目中最难忘的美好。

春风笑,桃花闹,坟头青草自逍遥。青烟燃,红烛烧,亲人英魂心头绕。年年岁岁、岁岁年年,山还是那个山,水还是那个水,但人已经不是那个人,物是人非、情非得已!且行且珍惜,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,但求幸福每一天,仅此而已!

去年今日此门中,

人面桃花相映红,

人面不知何处去,

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

编辑:马薇